风雨之后见彩虹:再说互联网金融监管元年

发布日期: 2016-05-24 09:49      作者:

大家都有这个共识:今年不是互联网金融元年,但肯定是互联网金融监管元年。

整个上半年打响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行动,规模之广、力度之大可能又会创下史上的新高度。

但是大面积的整治行动和法规出台,不免引起部分业内人士、媒体和普通民众对互联网金融前景的担忧:“这事儿靠谱吗?”“是不是国家已经不支持互联网金融发展了?”等等声音不绝于耳。

其实很多时候都是这样,互联网这地儿容易出现各种极端化的言论。一有风吹草动就有人高呼天塌地陷。

今天咱们就来分析一下最近各地齐发的互联网金融监管行为。先把结论告诉你:互金行业的的监管落地,是市场原理倒逼的必然结果,也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出现大风口的前奏。(扫描文末二维码,关注可获取更多内幕,每日一深度!)

【“一刀切”切了什么?今天倒下的都是伪互联网金融】

有部分人最近总是跳出来说,有关部门最近的互联网专项整治行动是“一刀切”。这句话对也不对,最近的态势可以看出来,国家机器确实在用大力气、大决心一刀切,但是这刀却绝不是切在了互联网金融上。

从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反复强调今年将严打金融诈骗、规范互联网金融,就标志着今年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历史上必然有浓墨重彩的一笔。

4月14日, 国务院组织14个部委召开电视会议,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为期一年的有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专项整治。北京、上海、深圳、江苏、浙江等地随即开始了专项治理行动的排查和执行。甚至在某些地区的某些行业采取了“一刀切”政策,即先暂停,再规范,后入市场的方式。

但是事实上,这种做法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无奈。据第三方资讯平台统计,自2011年P2P网贷平台上线以来,截至今年3月,国内累计成立的P2P理财平台达3984家,已有1523家公司倒闭或者跑路,问题平台占比高达38%。数据可说是触目惊心,甚至还有声音预测P2P为代表的互金平台淘汰率要达到80%。

这种情况下,监管的强力发声已经是迫不得已的了。事实上在今年的专项整治行动开始时,也有意见表示是不是可以采取全国一刀切,先暂停行业业务,再逐个发牌的模式,但最后这个方案被彻底否决了。如今的部分地区严厉执行,也是在小部分可操控、可迅速完成治理的领域。目前来看,这场“史诗级”的监管行动中,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并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是那些披着互联网外衣的“伪互联网金融”纷纷被淘汰。而新规的逐步出台也是以合理的退出机制,引导企业选择发展方式。

所以说,这次监管升级是互联网金融的胜利和机遇,根本不是“凛冬将至”的信号。

【拥抱规则是最高智慧:监管元年带来的行业机遇】

事实上,今年的监管行动在时间;空间;参与部委的数量和级别;实施方式的复杂程度上,都展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态势。从中可以明确解读出,监管层极度重视互金行业的发展,并在小心谨慎的制定规则,生怕漏网了坏鱼,同样也怕阻碍了好鱼。

积极、善意、力度强大的监管层规划,在中国这个独特的市场上来说其实就意味着巨大的机遇。这个时候提前拥抱新规,对平台进行透明化、合理化发展,也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监管纪元里占据了主动和优势。

互金行业,目前距离完善的监管体系搭建还有相当的距离。甚至连主管部门的设置还含混不清,但是有些风向是肯定的。那就是互金行业必须尽量远离现实,进行纯粹的互联网化、平台化运行,并且保证平台的工具属性,提高风控机能。

2015年底,银监会等部门研究起草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要求,“除信用信息采集、核实、贷后跟踪、抵质押管理等风险管理及网络借贷有关监管规定明确的部分必要经营环节外,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在互联网、固定电话、移动电话及其他电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场所开展业务。”

而很多企业已经开始了先行拥抱新规、新风向的动态。比如恒昌公司启动的“曙光系统”项目。今年4月投入使用的曙光系统,优化了支付业务流程,将线下出借业务向线上转移,逐步消化线下存量业务,实现业务全部互联网化。通过此系统搭建的“恒慧融”网站上,平台上客户可以随时查询出借、债权转让,以及出借信息查询等。

借助曙光系统,恒昌可以将早期积累的20多万线下用户数据进行网络导流,完成存量客户的互联网业务转型,同时可以使公司在信息披露、流程透明化等方面更加合规。从而达到客户交易的全流程互联网化、与银行资金存管体系全面对接、实现平台和客户资金隔离。

这种提前布局,通过技术解决方案拥抱监管的方式,接下来将会成为互金行业发展的主流。而具有转型智慧的企业甚至已经看到,监管元年引发的将是拼安全、拼效率时代的巨大市场机遇。

【金融监管架构可能全面调整,互金行业如何拥抱未来】

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之后,根据多方信息,中国金融监管架构将在十几年后迎来新一轮大调整。而互联网金融业态的监管架构调整,显然是这次架构大调的重头戏。

而这次关乎互金行业未来的调整,很有可能重新审视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思路和基本原则,重新搭建适应互联网金融属性的监管架构。

要知道,目前的金融监管体制所适应的还是“从经济到金融”的跨度。而互联网金融出现之后,这种落脚点显然跟不上形势的变化。“两会”期间,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认为:“互联网金融形势发展很快,原来出的文件还没有真正落实执行,还没有全都做到,又有一些新挑战,还需要进行新的研究。”这种情况下,新的金融监管架构必然将适应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速度和跨界玩法,很有可能将采取针对业务形式、行为方式认定,来进行相应监管的措施。也就是说之后很可能监管的将不是你这个机构在做什么,而是你的每一步在做什么,涉及什么样的行为,从而有相应的要求。

这种情况下,保证全流程环节的清晰、从动机到行为的透明化,将成为互金行业接下来适应全新监管体系的重中之重。

重点用技术而非人力去满足客户需求,是未来全行业的必然选择。这一点上,曙光系统确实是很有点“曙光”的意味。

总之一点,接下来互金行业要发展,要出彩,必须让线下的归线下,网上的归网上。要知道只是用互联网的连接属性去解决需求,已经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蛋糕了。

说白了,准则就一个: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

【结束语】

火箭这个东西,第一次出现才人类视野中,是纳粹德国用V2火箭轰炸伦敦。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罪恶勾当。

但是之后呢,几十年的发展中,从人类到太空的探索,到卫星技术的全面普及,没有一件是能离开火箭技术的。

技术无罪,是人类永恒的真理。互联网金融技术也是一样,它作为一种强大的新技术。出现伊始被用来做了一些错事,是正常现象也是必然出现的波折。

重要的是,要通过全体的力量,把正确的技术交给正确的人。铁能杀人亦可犁田,问题是要看谁来主宰它,我信任技术,也信任未来。

王冠雄,著名观察家,中国十大自媒体(见各大权威榜单)。主持和参与4次IPO,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教练。每日一篇深度文章,发布于微信、微博、搜索引擎,各大门户、博客等近30个主流平台,覆盖400万中国核心商业、人群。为金融时报、福布斯等世界级媒体撰稿人,观点被媒体广泛转载引用,影响力极大。详情可百度,业务咨询电13521140909,QQ1550505421。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天鹅湖万达2号写字楼20层